复兴文学 > 穿越者纵横动漫世界 > 第三千五百零一章经典问题

第三千五百零一章经典问题

推荐阅读:注视深渊篮坛少帅联盟之魔王系统绝地之传奇归来网游之神级村长一枪致命落地一把98K纵猎天下英雄联盟之全能天才神器收藏家

一秒记住【复兴文学 www.fxwx.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马克从来没想过一件事情如何才能让大家都接受,他认为对大家都好,大家自然会接受。

    真的是这样么?

    父母为了孩子好,让孩子学习,孩子会乐意么?老师为了孩子好,让孩子考试,孩子愿意么?爷爷奶奶为了孩子好,让孩子穿秋衣秋裤、大衣棉袄,孩子愿意么?

    显然孩子并不愿意,孩子需要的是快乐,轻松和帅气,和长辈要求的进步、成材、健康完全不一样。

    为大家好,大家不一定会接受。

    这个时候老子提出了无为而无不为,就是教大家做事要顺从自然,不能让别人有逆反心理,就可以事半功倍。

    一旦别人有逆反心理,就是事倍功半。

    老子认为做事的最高境界是道法自然,就是很自然地让别人接受。但这种最高境界很难,所以《道德经》很多时候被当做一种权谋。

    如何不让人有逆反心理,事先不让他知道就行了,这就形成了阴谋。

    因为事先让他们知道,肯定是有人可以接受,有人会反对,不可能每次都道法自然的。所以老子的想法也是具体情况具体分析,道法自然有时候管用,有时候就是办不到。

    一个人要办成的事情,和另一个人愿不愿意接受,很难完全匹配。所以道法自然有时候有用,有时候没用。但老子的想法确实是做事的最高境界,是大家可以追求,但无法强求。

    马克在思考摩根城主的过去,感觉城主的很多行为确实会让人逆反,特别是对上民而言。一开始或许是出于求生,大家都接受,但后来逆反心理是越来越多。

    再看看现在上民的分裂,尘民的崛起,各种各样的思维纷至沓来,让他不知所措。明明外面是可怕的大风,人类已经站在危机的边缘,可人类却还在分裂,无法团结,他就很难受:“唐尼,难道就没有什么办法么?”

    “有啊,我有很多办法,奈何人类没有时间了。”杜兰表示办法多得是,但除了洗脑之外,并没有很好的办法让人类立刻就合作起来,没足够的时间落实:“有时候是这样的,不是看不到问题,也不是不知道怎么改,而是没时间了。”

    “难道人类真的要灭亡了?”马克一向是很乐观的,但这個时候也不由感觉到窒息。不由想到如果人类早点研究玛娜生态,早点寻找共存或者进化的办法,会不会更好?

    可惜没有如果,眼下的情况如此紧急,他问道:“真的没有其他的办法了么?人类经历了这么多,之前也有很多危机,这次肯定也能找到办法的。”

    杜兰看着对方,说道:“确实有个办法,那就是敌我同源,人类彻底和噬极兽融合,到时候用人类的生命源质去操控噬极兽,放弃人类的躯壳,你愿意么?”

    “那人还是人么?”

    “又到了经典的什么才是人的系列了,到底人为什么被定义为人?是身体为人?是感情为人?是大脑记忆为人?还是生命源质为人?以前人类做过一个实验,科学家和杀人犯互换大脑,最后科学家的身体外加杀人犯的记忆,杀人犯的身体外加科学家的记忆,虽然一开始很好,但很快杀人犯身体就对科学家的记忆产生了影响,反过了杀人犯的记忆也收到了科学家的影响。他们都变了,于是人类得出一个结论,大脑并不决定一个人的身份。真正决定你是你,他是他,我是我的,是生命源质。”“所以只要生命源质不变,身体和大脑变成什么样子都无所谓,人还是人。”

    马克想到之前杜兰说过的人类的进化,想到杜兰说维持灯塔的行为可能是阻挡人类的进化。现在又听杜兰说人类要和噬极兽敌我同源,抛弃身体和大脑,只保留生命源质。他是根本无法想象,一旦落实的话,人类会变成什么样。

    老实说,他很害怕。以前他就做过噩梦,自己和冉冰谈天说地的时候,冉冰突然变成一头噬极兽就咬了过来。

    当然可能并不是咬,而是亲。但因为太丑陋了,导致了误会。

    如果冉冰变成了丑陋的噬极兽,自己还会爱她么?当人类放弃了身体和大脑,只保留生命源质的时候,就算依旧是人类,但人类的文明和审美都需要重新建立,感觉也完全不一样了。

    自己会和噬极兽谈恋爱么?马克打了一个寒颤。

    杜兰一眼看出马克的想法,心想他的想象力还这是丰富。不过审美的重建确实是很难受的,需要很多时间。

    “你不用太纠结,因为敌我同源早就开始了。”杜兰淡定地一鸣惊人。

    “啊?”马克一愣,显然没想到杜兰会这么说。

    “已经有一部分尘民完成了变异,只是他们还在接受训练,没有实战过。一种是植入了噬极手的器官,一种是被变异噬极兽咬了一口,两种变异方法都已经落实了,现在有三十个尘民的少年和少女已经变异了。就算灯塔毁灭,他们作为人类的种子也能存在下去。既然没时间让灯塔团结起来,那保存人类的种子就是唯一能做的事情了。”杜兰准备好了种子,所以才看热闹不嫌事大。

    马克有点乱,唐尼的办事效率未免太快了,他都没做好思想准备,呆呆地问道:“真的假的?”

    “我骗你干什么?”

    “那你为什么不早点说?而且哪里来的技术?”

    “无为而无不为。”杜兰表示当然是悄咪咪地完成的,不让别人知道。杜兰很清楚自己也无法做到老子‘道法自然’的最高境界,所以他走了阴谋的路线,就是悄悄地进村,打枪的不要。

    马克张了张嘴,不知道说什么。如果唐尼提前暴露,肯定会有人反对,但他悄咪咪地把事情做了,就把反对声压缩在一个很小的范围内,就可以成功了。

    “感觉伱是在套路我,说什么无为而无不为,其实就是为了敌我同源做铺垫。”马克说道。

    杜兰笑道:“无所谓,只要有了种子,人类就可以在玛娜生态中生存下去,就算灯塔坠落,也没什么问题。”

    “我再问一个问题,灯塔下面的怪兽不会也是你的作品吧?”马克问道。

    “这是用肉土捏出来的躯壳,注入生命源质之后就可以活动了。”杜兰说道。

    “哪里来的生命源质?”

    “灯塔上死掉的人其实并没有消失,他们的生命源质被再利用了。比如查尔斯,现在就在怪兽体内,俯首甘为孺子牛,也算是让他继续为人类做贡献。”杜兰说道:“至于技术来自哪里,当然是以前人类的技术,我从地表找到的。”

    马克也经常去地表,不认为地表能捡到这种神乎其技的技术。

    不管马克信不信,反正杜兰信了。

    旧世界的人类其实并没有掌握生命源质的力量,但这是大势所趋,在新版本中不能运用生命源质力量的生命都会被淘汰。